全國統一銷售電話

18660760260

如電話無法接通,請您撥打集團 銷售專員熱線

新聞詳情頁

制造業轉移的趨勢走向與國家前途命運關系甚大

發布時間:2019-12-17 所屬欄目:業內資訊 標簽: 制造業 趨勢 中國制造2025
摘要:過去,我們習慣性地將拉丁美洲、東歐和亞洲大部分地區看做低成本地區,而將、西歐和日本看作高成本地區。現今,這已是一種過時的世界觀了,工資、技術效率、能源成本、利率和匯率,以及其他因素年復一年的細微變化,悄悄地但也極大地影響了“制造業成本競爭力”圖譜。

制造業轉移的趨勢走向與國家前途命運關系甚大。范圍內出現過四次大規模的制造業遷移,而創新因素是推動制造業大遷移的重要動力。當前,制造業升級和遷移面臨的現實是全要素生產率的下降。

普遍認為,范圍內出現過四次大規模的制造業遷移

首次在20世紀初,英國將部分“過剩產能”向轉移;

第二次在20世紀50年代年代,將鋼鐵、紡織等傳統產業向日本、德國這些戰敗國轉移;

第三次在20世紀60至70年代,日本、德國向亞洲“四小龍”和部分拉家轉移輕工、紡織等勞動密集型加工產業;

第四次在20世紀80年代年代初,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和亞洲“四小龍”等新興工業化國家,把勞動密集型產業和低技術高消耗產業向發展中國家轉移,于是,30多年來中國逐漸成為第三次世界產業轉移的承接地和受益者。

:以制造流程創新承接,制造業轉移

承接產能轉移、實現制造業崛起的過程十分漫長,即使在1850年前后,已經擁有世界上規模10家工業企業中的7家,也不表示真正成為制造業強國。在產業和技術競爭中,直到1920年前后,制造業才完全站上毫無爭議的世界之巔,這主要得益于在制造端、產品端上的全面創新。

20世紀初期的,四處閃動著偉大發明與偉大企業,福特的T型車和凱迪拉克的電子啟動裝置開啟了人類的汽車時代,華納兄弟的《爵士樂歌手》帶動了有聲電影的繁榮,不銹鋼和人造樹膠重塑了制造業,電話和電氣化使的工業基礎設施全面升級。

尤其是流水線生產方式的大范圍推廣,大規模批量生產,除了能攤薄固定成本,也使大量工程師聚集在一起搞技術研發,極大推動了科技創新。而當時英國工廠的組織形態相對傳統,中小作坊是英國社會的最愛,但這類企業無法實現規模經濟和成體系的研發創新。

到20世紀20年代年代,英國與在制造業領域的差距已十分巨大。當時有數據顯示,的研發支出在國民產值中所占比例高達2.5%,而同期的英國只有2%;土木工程師在總就業人口中所占比例已高達13%,大幅英國的5%。1929年,英國經濟的三大支柱產業是鐵路船運、煙酒、紡織,而排名前三的優勢產業是農業設備與工程機械、車輛與航空器、鋼鐵和有色金屬。英國這樣一個志在角逐的工業大國,竟然沉淪到依靠煙酒生存。

日本、德國:以協作體系創新承接制造業轉移

二戰結束以后,在執行復興歐洲、日本的產業規劃中,讓德國和日本優先發展鋼鐵、紡織輕工等傳統產業。但是,德日兩國不愿接受這個產業安排,如果被動接受低端制造業的轉移,在未來工業競爭中將永遠跑輸。此后,德國和日本不僅重點發展了汽車、機械、電子等高價值出口產業,更重要的是,以高效完備的國家工業協作體系承接制造業轉移。

為什么德國和日本能夠擁有世界上強大的中小企業群?德國將此稱為“隱形企業”,日本將此稱為“微小的世界頂尖企業”。德國和日本的產業結構越來越精細化,很多公司幾十年只研究一種零件,只做一個產品,做到世界聞名,效益非常好。他們制造的產品,是基于自己看準的市場而磨煉出的獨有技術,這些“隱形企業”不追求做大,而是力求成為具有某種世界的“唯一企業”。至今,中國很多高端制造業若不采用德國、日本的關鍵材料和核心零部件,比如航空玻璃、芯片、軸承、光電產品等,競爭力會大大下降。

德國、日本的基礎工業技術世界,這是兩國在制造業大遷移中始終保持贏家地位的一大根基。舉兩個例子,中國稀土儲量是世界,但缺少技術把它變成材料。這些材料技術都是用幾十年的積累研究出來的,這些材料能做到納米級,擱在手機芯片里面。這些都需要專門的機床設備,這些東西也沒有,但德國和日本有。

半導體被稱為“信息化的糧食”,制造半導體芯片要使用光刻機,而70%的半導體光刻機由日本制造,德國供應了其中核心的光學元器件。光刻機是人類迄今所能制造的機械中精密、關鍵、昂貴的設備,對晶片進行光刻操作時,定位精度達到0.01微米,相當于頭發絲的十萬分之一。

創新驅動的大障礙

當今世界,制造業升級和遷移面臨的現實是“全要素生產率”的下降。媒體和經濟學家更多關注國內勞動條件的改變,例如“五險一金”制度實施、游資增加等緣故導致薪資和物價上漲等,以及市場和產業結構的更替,致使中國大陸逐漸失去早期的成本優勢。而“要素生產率”則更關注相對變化,比如2006年以來的這10年間,國內勞動力成本上升了近5倍,這并不表示成本競爭力的必然削弱,如果自動化程度和組織效率提升更大的話。

過去,我們習慣性地將拉丁美洲、東歐和亞洲大部分地區看做低成本地區,而將、西歐和日本看作高成本地區。現今,這已是一種過時的世界觀了,工資、技術效率、能源成本、利率和匯率,以及其他因素年復一年的細微變化,悄悄地但也極大地影響了“制造業成本競爭力”圖譜。

近十年來,的要素價格都不同程度出現上漲,但數字并不是其中關鍵,重要的是有沒有與業績掛鉤,與利潤相比,要素價格的上漲是否合理?遺憾的是,“全要素生產率”的下降已經導致(甚至繼續導致)令人悲觀的制造業投資回報率。加上隔在科技創新與市場回報之間的玻璃墻,制造業將持續面臨悲觀前景。

現今,主流社會已不太關注來自中國的競爭,認為中國不可能憑新一代制造業取勝,而且逐漸形成關于“為何中國無法擁有下一代制造業”的完整論述。隨著智能機器人和3D打印等技術的日趨成熟,中國已無優勢可言,跨國公司正想方設法將其高附加值的制造業遷回和歐洲。

中國已經啟動“中國制造2025”的十年計劃,旨在用先進的制造技術,譬如機器人、3D打印和工業互聯網等,實現高效可靠的智能制造。同時,中國又啟動另一項國家計劃——“互聯網+”,尋求將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和物聯網與現代制造業相結合。即使中國制造業在硬件上的轉型升級得以成功實現,仍面臨三大現實挑戰:

個挑戰:歐洲、和中國的機器人耗費一樣的電量,同樣完全按指令工作,也不抱怨或加入工會。歐美工業企業有必要從世界各地運輸原材料和電子元件到中國,讓機器人完成成品組裝,然后再運回嗎?這完全沒有經濟意義。歐美企業可以用差不多一樣的成本在本地進行生產,去掉運輸環節。

第二個挑戰:中國大多數機器人也不是在國內生產的,即使有些是在國內組裝的,仍然嚴重依賴從外國進口核心部件。

第三個挑戰:歐美工業企業在中國招聘技術人才已經有很大困難,因為先進制造業要求的管理和溝通技巧以及經營基于復雜信息的工廠的能力。專業技術人才匱乏,已是中國推進先進制造業和服務業的軟肋。更何況,中國制造業已面臨主要對手超常規的競爭壓力。

以制造業為支柱的中國經濟,已經到了關鍵時刻,現在走的每一步都會對未來產生極其深刻的影響。

機構權威發布的《中國制造2025藍皮書(2016)》指出,在智能制造技術應用、制造業綜合成本變化等因素影響下,制造業布局逐漸調整:跨國公司制造業生產呈現向發達國家加速回流趨勢,同時,制造業正在加快向東南亞、南亞、非洲等成本更為低廉的地區轉移。前者是發達國家技術創新衍生的成本紅利,后者是低成本國家廉價勞動力優勢正在產生吸引力。夾在兩者中間的中國制造業,正在喪失勞動力成本優勢,而技術和產業升級則面臨不小挑戰。

日本道高清中文免费视频,轻奢狂野无本道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